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

不法于始,必悔于中。

  • 311

    文章
  • 132339

    閱讀

行政訴訟:補償職責的履行部門不明確時,應由縣政府作出補償決定

專欄:拆遷 2021-01-08 75 0 原創

一.基本案情

2009年5月,劉某某通過拍賣取得位于x路與x巷交叉口東南、原x飯店1154.30平方米用地,并簽訂了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拍賣成交后,劉某某著手開發建設,于2012年8、9月份拆除了競得土地南側三層樓房。2013年10月,x縣政府發布了《關于2號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決定的公告》,將劉某某建設項目所在區域列入2號棚戶區改造范圍并予以征收。

因劉某某未與征收部門達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其從2014年起,多次向縣、市、省及國家信訪部門進行信訪,要求相關部門解決賠償問題。2016年劉某某以x縣國土局為被申請人向蚌埠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x縣國土局在仲裁答辯書中書面陳述“對后排樓房所分攤的土地補償問題一直由負責該區域征遷工作的二號棚戶區工作組與其(劉某某)協商處理”,后劉某某撤回仲裁申請。

2016年12月12日,x縣住建局以x號文向x縣政府書面請示關于原x飯店征遷補償相關問題。2018年8月,劉某某向x縣政府提出申請,要求其對申請人作出征收補償決定。2018年12月7日,x縣政府辦公室回復建議其向縣住建局咨詢。劉某某于2019年1月向本院提起訴訟,要求x縣政府履行征收補償職責,對原告被征收房地產作出征收補償決定。

二.原告觀點

在2號棚戶區改造項目的簽約期限內,x縣住建局未與原告達成補償協議也未報請被告作出補償決定,就組織拆遷。此后,被告除對北側沿街的房屋進行安置外,其他房地產均未安置或補償。原告與被告及所屬部門多次協商,一直未有結果。原告雖向被告申請,被告卻仍未作出征收補償決定。現請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履行征收補償職責,對原告拍賣所得原x飯店685.731平方米土地使用權及地上附著物依法作出征收補償決定。

三.被告觀點

2013年10月2日,為滿足公共利益的需要,答辯人依法發布了《關于2號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決定的公告》及《x縣2號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補償方案》,同時告知了救濟途徑,期間,無人提出異議,因此,原告的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x縣2號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補償方案》中明確規定,x縣住建局為房屋征收部門,x縣城關鎮政府為房屋征收實施單位,因此,即使本案系房屋征收補償糾紛,答辯人作為征收主體,也不應是本案的適格被告。

按原告陳述,原告已于2012年8、9月份拆除了競得土地南側三層房屋,在答辯人發布征收公告時,原告的房屋已經滅失,且沒有在建工程,因此原告與房屋征收部門不存在房屋征收補償糾紛,因此答辯人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情況。

原告訴稱在確定的簽約期限內,x縣住建局未與原告達成協議,也未報請答辯人作出補償決定,遂組織拆遷,原告與答辯人多次協商一直未果的說法是虛假的,原告就此事從未向答辯人主張過任何權利。另外,答辯人認為即使原告提出過申請,也不符合法律規定的答辯人受理作出征收補償決定的要件。

四.難點解析

原告劉某某作為被征收人,在案涉土地和房屋被征收后,從2014年開始多次向多個行政機關反映情況,要求給予賠償,期間x縣國土局、住建局等多個政府部門對劉某某戶的征收補償問題提出處理意見或建議,劉某某還直接向x縣政府提交了依法作出征收補償決定的申請。原告劉某某提交的多份證據能夠證明,其從2014年開始多次向多個x縣政府下屬行政機關以及x縣政府反映情況,要求給予賠償,并不存在懈怠權利行使的主觀故意。

從房地產征收的相關法律規定分析,《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雖然沒有賦予國有土地使用權獨立的被征收地位,但鑒于其將國有土地使用權收回視為與房屋征收同時發生的行政行為,國有土地使用權收回也應同房屋征收一起被納入征收法律制度之中。

x縣國土資源局與劉某某辦理了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拍賣掛牌出讓手續,劉某某取得了國有土地使用權證,是合法的國有建設用地物權人,其享有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因x縣政府作出的2號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決定被收回,應依法適用行政征收補償的法律規定。

在本案中,x縣政府作為征收主體,主要負責作出房屋征收決定、房屋征收補償決定等工作,在房屋征收部門x縣住建局未與被征收人劉某某達成補償協議并就房屋征收補償方案中未明確規定的劉某某戶的補償問題向其請示之后,x縣政府應依法對劉某某戶的征收補償問題作出處理決定。

五.庭審意見

本案存在x縣國土局對劉某某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的收回、x縣政府對包含劉某某建設用地的2號棚戶區房屋作出征收補償決定、x縣住建局作為征收部門按照x縣政府確定的職責委托城關鎮人民政府實施了具體的征收工作等法律關系的競合或牽連關系。劉某某訴訟請求所涉及的具體內容已超過了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法律關系糾紛的范疇,本案并非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法律關系,但與x縣國土局和劉某某簽訂的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存在牽連關系。

x縣住建局作為案涉地塊的征收部門,因x縣政府作為征收主體發布的征收補償決定中未明確規定類似劉某某戶“舊樓已拆、新樓未建、僅有國有土地使用權”的征收補償問題,征收前期亦未對劉某某戶的房地產權狀況進行調查摸底,本案并非征收部門x縣住建局負責的對x縣2號棚戶區改造項目房屋征收補償方案的實施問題所能涵蓋。

事實上,x縣國土局和住建局都曾經提出過對劉某某土地使用權收回的補償問題的處理建議,但均未有最終結論。在此種情況下,被告x縣政府作為2號棚戶區的征收主體,在數個所屬工作部門對究竟由誰履行補償職責存在爭議的情況下,應由被告x縣政府做出征收補償決定。

六.法院判決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九日法院判決,被告x縣人民政府在本判決生效后三個月內對原告劉某某申請履行征收補償職責依法作出處理決定。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更多排行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