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

不法于始,必悔于中。

  • 311

    文章
  • 132339

    閱讀

行政訴訟:地上物已經被拆除已無法恢復原狀,對其損失應予以賠償

專欄:拆遷 2021-01-06 488 0 原創

一.原告陳述

原告系x區x街道x村村民,承包該村土地6.9畝,且修建有廠房用于合法經營。2015年11月1日,被告作出x號征收決定,將上述土地納入征收范圍內。2016年7月5日,被告在沒有任何合法依據的情況下,非法拆除了原告的上述房屋,致使原告房屋及屋內所有物品均毀失殆盡,原告的合法財產遭受重大損失。

后經x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作出x號行政判決書,確認被告拆除行為違法,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被告作為賠償義務機關,依法應當予以賠償。原告于2019年7月26日以郵寄方式向被告提起行政賠償申請,要求被告予以賠償,被告于2019年7月29日簽收該行政賠償申請書,但原告至今沒有收到被告任何回復。

二.被告觀點

被告未收到原告賠償申請;原告賠償請求已經超過法定二年賠償期限,應駁回其起訴;原告起訴要求賠償的主張不成立,原告起訴的賠償數額系其單方計算,被告不予認可,在征收過程中,征收部門對原告被拆地上物進行了預評估,確認評估值為3,245,491.5元,并非原告主張的賠償數額,原告房屋、大棚等地上物已實際拆除,無法恢復原狀,故原告訴求恢復原狀缺少客觀依據。

通過被告提交的拆除現場視頻可以看出,拆除現場不存在原告主張的設備設施,故原告要求設施設備賠償缺少事實依據,案涉地塊屬于x街道x村集體土地,土地補償費歸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所有,原告的建筑經x規劃局確認未辦理審批規劃手續,為違法建筑,而且原告也未提供相關的營業執照完稅證明,故原告要求停產停業損失沒有依據,原告并未按補償政策規定期限自行搬遷,其起訴要求拆遷獎勵費沒有依據。

原告起訴要求貨幣賠償,并未與征收部門簽訂房屋產權調換安置協議,故其起訴要求安置補助費缺少依據,被告僅是實施了拆除原告地上物的行為,并未實施侵犯原告人身權的行為,故依據國家賠償法的規定,原告起訴要求賠償誤工費、精神損失費及維權產生的費用沒有法律依據;截止本案起訴前,原告已從被告處預先領取了征收補償款80萬元,該款項應在貴院判決的賠償款中扣除。

三.地上物損失計算

關于原告主張的地上建筑物、附屬物及作物的賠償問題。考慮到被告在征收過程中,曾經對涉案地上物、附屬物及作物進行過核量,原告亦在核量單上簽字確認,故本院認為應認可該核量單的效力,且據此確定本案涉案建筑物、附屬物及作物的面積及數量。關于具體的賠償數額問題,因涉案地上建筑物、附屬物已經被拆除,本院先后兩次隨機選定評估機構對案涉損失予以評估,均被退鑒。

被告在征收過程中曾對涉案建筑物、附屬物及作物進行過預評估并出具預評估表(預評估價值共計3,245,491.50元),x市x區x街道辦事處亦在該預評估表中加蓋公章。本院認為,該預評估系發生在征收工作程序中,且預評估機構亦為負責整個地塊的評估公司,從保證征收工作補償標準一致的角度考慮,該預評估報告可以作為確定本案補償標準的依據。此外,被告已經向原告支付了80萬元,故該筆款項應予扣除。

四.設備損失計算

關于原告主張的設備、物品損失問題。本案中,雖被告主張拆除當天室內不存在物品,但被告的預評估報告中確實有設備、物品這一項,只是預評估的是搬運費(共10車,每車500元,共計5000元),且被告在拆除時未對室內物品進行核量登記,而從被告提供的拆除當天的視頻中確實可以看出室內存在一些物品、建材。

原告雖主張拆除當天室內存在大量設備、貨物、物品,但其亦無法提供充分的證據,且原告自述在拆除前涉案房屋系由其實際控制,原告在明知涉案地塊已經納入征收范圍且征收部門告知其針對設備僅補償搬運費用的情況下,仍未對其主張的貴重設備予以妥善處置,其本身亦應對擴大的損失部分承擔責任。

本院綜合考慮本案的證據情況、x建材科技有限公司注冊資本情況、雙方當事人的過錯情況等因素,酌情確認原告的設備物品損失為20萬元。因預評估價值中包含對設備、貨物的搬運費,現本院已對該部分損失作出裁判,故應在預評估價值中對搬運費予以扣除。

五.其它損失計算

關于原告主張的土地補償費的問題。因涉案地塊土地性質為集體土地,故相關土地補償應由征收主體向村集體組織支付,個人無權主張。關于原告主張的停產停業損失。雖原告主張涉案房屋系用于經營,但原告未向法院舉證證明其被征收房屋具有土地、權屬證明,亦未能向法院提供稅務登記及完稅證明,不符合《武警總隊東地塊征收補償安置實施細則》中給予停產停業損失的條件,故對其該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原告主張的拆遷獎勵費、安置補助費。因原告并未與被告達成征收補償協議,亦未自行搬遷,且原告主張貨幣賠償,該地塊的征收補償安置細則中亦未對安置補助費予以規定,綜上,其該項訴求本院不予支持。關于原告主張的因維權而產生的費用、誤工費及精神損失費,均屬于間接損失,不屬于國家賠償的范圍,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利息問題。因原告涉案地上物于2016年7月5日在未進行補償的情況下即被被告拆除,被告應按銀行同期存款利息標準自2016年7月5日起支付利息。

六.庭審意見

原告于2019年7月26日以郵寄的方式向被告提出行政賠償申請,被告未就該賠償申請進行答復。原告于2019年10月22日向本院提起訴訟并未超過法律規定的賠償時效。原告取得國家賠償的權利。因涉案地塊已經納入征收范圍,且相關地上物已經被拆除,故原告提出恢復原狀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對其相應損失應由被告予以賠償。

七.法院判決二〇二〇年七月二日法院判決,被告x市x區人民政府于本判決生效后六十日內一次性支付原告唐某各項賠償款共計2,640,491.5元(3,245,491.50元-5000元+200,000元-800,000元=2,640,491.5元);支付上述款項的利息(自2016年7月5日起至實際支付完畢之日止按銀行同期存款利息計算)。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更多排行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