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

不法于始,必悔于中。

  • 311

    文章
  • 132339

    閱讀

行政訴訟:認定原告建房為違法建筑,實施拆除前亦須履行法定程序

專欄:拆遷 2020-12-26 87 0 原創

【摘要】本文取材于司法裁判案例。原告在本村其父安某文的承包地上建有房屋。被告認定兩原告建房的行為違法,后原告的房屋被拆除。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四日法院經審理認為,行政訴訟一般遵循“誰行為,誰被告”原則。本案中,被告x區執法局和x辦事處均承認實施了拆除原告房屋及附屬設施的行為。被告均主張案涉房屋系違法建筑,但其提供的證據并不能證明在實施拆除前,已履行了法定程序,故該兩被告實施被訴拆除行為屬程序違法。

【關鍵詞】非法建設,拆除,法定程序,行政訴訟,程序違法

一.基本案情

原告安某某、王某某系夫妻關系,系x村村民,在本村其父安某文的承包地上建有房屋。被告x區執法局經過調查,于2019年11月6日向兩原告下達了x綜合執法限改x號《限期改正通知書》,認定兩原告建房的行為違法,責令兩原告于2019年11月9日前予以改正。2019年11月9日,原告的房屋被拆除。

二.原告觀點

被告組織人員、機器設備對原告宅基地上的房屋及附屬物聯合實施了拆除,嚴重侵害了原告合法權利。被告均未有拆除原告房屋職權,且未依法履行正當程序,其行為違反了相關法律規定,故訴至法院,請求確認被告對原告宅基地上房屋及附屬設施實施拆除行為違法。

三.被告區政府觀點

職能部門對非法建設的房屋進行拆除,屬于正確履職行為。該地塊在被征收前是用于經營蔬菜大棚的耕地,不是農村宅基地,根據土地管理法的規定禁止占用耕地建設房屋。若該地塊上的房屋為原告所建,原告建設房屋的行為則嚴重地違反了土地管理法等相應法律規定。

其非法建設行為應當改正,構成犯罪的,還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對于非法建設的房屋則應當拆除。在原告不改正非法行為及自行拆除非法建設的情況下,本案中的其他被告根據法律賦予的各自職責對非法建設的房屋給予拆除,完全是正確履職行為。綜上,請求依法駁回原告起訴或其訴訟請求。

四.被告自然資源局觀點

市自然資源局并未實施原告起訴的行政強制行為,也沒有委托其他單位實施,原告起訴主體錯誤。市自然資源局無實施涉案強制行為的職權,原告訴求無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根據相對集中行使處罰權的規定,市自然資源局也無實施行政強制行為的職權。綜上。原告起訴不符合法定受理條件,原告訴求缺乏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請求依法駁回原告起訴。

五.被告執法局觀點

在答辯人介入本案處理之前,向x街道及x村資產管理委員會了解的涉案建筑物基本情況如下:涉案土地為x村委分配給安某文的經營大棚的耕地,有關人員建設房屋并未征得x村委會同意,涉案房屋私自建設時間為2010年至2011年期間。向市資源局x府分局了解到的情況如下:涉案土地為耕地,當事人沒有辦理土地使用手續,屬于非法占地,案涉房屋建設于2010年至2011年,沒有辦理規劃許可手續。

綜合以上材料,可以證實涉案房屋既沒有辦理土地使用手續,也沒有辦理建設規劃手續,屬于違法建設,這是本案的基礎事實。根據x市違法建設的情況以及x區政府的安排,答辯人于2019年10月30日對當事人王某某進行了詢問,王某某承認因為村里應該給兩處宅子沒給,才在自己地里建房。

調查認定涉案房屋為違法建設后,答辯人又于2019年11月6日向當事人送達了限期整改通知書。之后因當事人沒有按照通知書規定的期限拆除違法建設,2019年11月9日,x區政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四條規定,責成答辯人及其他有關部門對涉案房屋采取了拆除行為。答辯人的行為沒有違反相關法律規定,請求依法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六.被告街辦事處觀點

首先涉案土地并非宅基地,是1994年下半年x村委分配給安某文的耕地,用于安某文經營蔬菜大棚。該土地在2014年轉為建設用地,且被政府征收,政府依法對安某文進行了各項補償。故兩原告不具備本案主體資格。

答辯人聯系協調其他職能部門對非法建設進行拆除清理,屬于正確的履職行為。如前所述,原告訴稱的“自家宅基地”被征收前是用于蔬菜大棚的耕地,根本不是宅基地,法律規定嚴禁占用耕地建設房屋。在該耕地上建設房屋或其他構筑物的行為,相關職能部門已認定為非法占地,并且原告責令改正,但原告(非法建設若為原告所建)仍然置若罔聞,拒不自行改正拆除。

在這種情況下,因非法占地發生在答辯人管轄范圍,根據屬地原則,答辯人聯系、協調自然資源及規劃部門、行政執法部門對非法建設實施了拆除清理。答辯人及職能部門對非法建設進行拆除清理,屬于正確的履職行為。綜上,請依法駁回原告的起訴或訴訟請求。

七.庭審意見

被告x區執法局在對原告進行調查時,原告明確稱是自己所建;x區執法局向原告送達的x綜合執法限改x號《限期改正通知書》,亦認定案涉房屋為原告所建,因此,雖然案涉房屋占用的土地系原告之父的集體承包土地,并不能否定案涉房屋屬原告建設和使用。案涉房屋不管是否為違法建筑,作為被訴拆除行為的相對人,原告與被訴拆除行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依法具有原告的主體資格。

行政訴訟一般遵循“誰行為,誰被告”原則。本案中,被告x區執法局和x辦事處均承認實施了拆除原告房屋及附屬設施的行為。拆除現場雖然有被告x區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和被告市自然資源局x區分局x中心所的負責人,但上述兩被告均否認組織、實施了被訴拆除行為,且對工作人員出現在現場均作了解釋和說明。

因此,在已有其他主體明確承認實施了拆除行為的情況下,不宜再推定被告x區政府和市自然資源局亦參與實施了被訴拆除行為。因此,原告對被告x區政府和市自然資源局的起訴,依法應予駁回。被告x區執法局和x辦事處均主張案涉房屋系違法建筑,但其提供的證據并不能證明在實施拆除前,已履行了法定程序,故該兩被告實施被訴拆除行為屬程序違法。

八.法院判決

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四日法院判決,確認被告x市x區綜合行政執法局、x市x區x街道辦事處拆除原告安某某、王某某房屋及附屬設施的行為違法。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更多排行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