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

不法于始,必悔于中。

  • 311

    文章
  • 117372

    閱讀

行政訴訟:開設無證中醫診所進行診療活動,被認定為屬非醫師行醫

專欄:拆遷 2020-11-15 126 0 原創

【摘要】群眾來電投訴原告開設一間無證中醫診所。市衛計局認定馮某某于2018年2月26日至6月19日期間在涉案地為梁某某開展中醫診療活動,違法所得46800元,其行為屬于“非醫師行醫”違法行為,決定對馮某某沒收違法所得46800元并處罰款60000元。馮某某不服,訴至法院。二〇一九年八月十四日法院經審理認為,馮某某要求撤銷《行政處罰決定書》和《行政復議決定書》的訴訟請求,理由不能成立。本文取材于司法裁判案例。

【關鍵詞】無證,中醫診所,行政訴訟,診療活動,非醫師行醫

一.基本案情

2018年6月27日,市衛計局接到群眾來電投訴,稱馮某某、鐘某某開設一間無證中醫診所。同年7月4日,市衛計局的衛生監督員到涉案地以及x藥房進行檢查,x藥房現場提供了《營業執照》、《食品藥品經營許可證》以及負責人身份證材料。現場發現2017年及2018年的處方藥銷售記錄,x藥房營業員不能提供處方單。上述情況由x藥房營業員李某南確認簽名。

市衛計局對涉案地進行檢查時確認由馮某某經營,現場發現號脈枕、醫學影像膠片、醫學檢驗報告單、多本記錄有姓名日期診斷中藥藥方的記錄本以及印有祖傳傳承中醫馮某某腎炎肝癌心臟痛骨科等字樣的卡片。

市衛計局分別5次對馮某某進行詢問并制作筆錄,其在筆錄中確認其未取得《醫師資格證書》、《醫師執業證書》,患者梁某某因肝癌找他看病,并承認在2018年2月26日至6月19日期間多次為梁某某開具中藥藥方以及為其他人看病開中藥處方的事實,且確認2018年3月2日至6月16日x藥房返還給其為梁某某開展診療的相關費用共46800元。

二.家屬詢問筆錄

2018年7月5日,市衛計局對梁某某進行詢問并制作詢問筆錄,梁某某稱其因父親找馮某某看病后病情加重,所以向衛生部門反映問題。其父在馮某某處號脈看病后,由馮某某開藥方并指定要求至x藥房購買藥品,其父拿著藥方到x藥房開藥,其通過微信轉賬付款給x藥房的銷售員。馮某某為其父號脈開藥方并未收取費用。

其父自2018年2月26日到6月16日在馮某某處看病開藥方,期間現金及微信轉賬給x藥房抓藥費用共70833元,馮某某未向其提及穿山甲(指穿山甲的鱗片,下同)的費用。

三.藥房詢問筆錄

同年7月9日,市衛計局對x藥房的營業員李某南、陳某伶,負責人張某清作詢問調查并制作詢問筆錄,李某南稱馮某某開具處方,叫患者到該藥房抓藥,處方收取多少錢是由馮某某說了算,他通過電話、微信或在處方上標一個“福”字,有“福”字代表這張處方每劑藥為馮某某多收400元診金,診金是要轉給馮某某的。

陳某伶稱2018年4月2日至2018年6月16日期間梁某某一共轉給她31128元,其轉給馮某某診金29999元,藥店收取正常的中藥費用,剩下的錢都是馮某某收取的。馮某某叫過來到藥店配的藥,藥房一般按照劑量幫他收取費用,每劑多收400,且確認2018年3月2日至6月16日x藥房返還給馮某某為梁某某開展診療的相關費用合共46800元。

張某清稱,馮某某與x藥房通過口頭約定的方式,替馮某某代收診金,通過微信轉賬方式返還診金給馮某某。關于穿山甲的問題,馮某某沒有和藥房說過穿山甲的收費情況,也沒有叫藥房幫他代收穿山甲的錢,每次他都是自己拿著穿山甲到藥店,叫我們按照他的藥方打粉后稱量好,配到梁某某的藥方上。

四.行政處罰

2018年11月27日,市衛計局作出《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告知馮某某存在的違法行為、擬作出的處罰及法律依據,及其享有陳述申辯和要求舉行聽證的權利。11月29日,馮某某向市衛計局提出陳述申辯,該局經調查復核并未采納。同年12月28日,市衛計局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馮某某于2018年2月26日至6月19日期間在涉案地為梁某某開展中醫診療活動,違法所得46800元,其行為屬于“非醫師行醫”違法行為,決定對馮某某沒收違法所得46800元并處罰款60000元。

于同日送達馮某某。馮某某不服,于2019年1月3日向被告市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該府經審查,認為馮某某未取得《醫師資格證書》、《醫師執業證書》,為梁某某開展中醫診療活動事實清楚,證據充分。2019年4月2日,市政府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書》,決定維持市衛計局作出的處罰決定。并于2019年4月10日、5月1日將《行政復議決定書》送達市衛計局及馮某某。馮某某仍不服,訴至本院,提出前述訴訟請求。

五.原告觀點

馮某某父輩均為醫者,梁某某帶著患病的父親多次向其求助,馮某某把自己的手抄本給梁某某看,作為治病的參考,并不存在開處方的事實。梁某某及x大藥房給馮某某的轉賬是其父輩珍藏藥材經鑒定的價格,所以不存在違法所得46800元。要求撤銷市衛計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撤銷市政府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

六.被告觀點

對于馮某某于2018年2月26日至6月19日期間在涉案地為梁某某開展中醫診療活動的事實有當事人馮某某多次自認,有患者家屬指認,有藥房工作人員證言,也有馮某某及患者家屬提供的藥、馮某某與患者家屬的微信聊天記錄和馮某某醫師信息查詢打印件等書證作證,各項證據環環相扣、相互印證,足以認定馮某某的上述行為屬于“非醫師行醫”的違法行為。

對于馮某某為梁某某開展中醫診療活動違法所得46800元的認定及相關證據。本案中,無論x大藥房返還給馮某某的費用是其為梁某某看病的診金,還是藥方中穿山甲鱗片的費用,還是兩種情況的結合,均不影響把46800元認定為馮某某為梁某某開展中醫診療活動產生的違法所得。綜上,市衛生健康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裁量適當,請求依法駁回馮某某的訴訟請求。

七.庭審意見

馮某某對市衛計局、市政府作出涉案處罰決定、復議決定的職權和市政府作出涉案復議決定的程序,以及涉案處罰決定中認定的未取得《醫師資格證書》、《醫師執業證書》和收取了藥房46800元的事實沒有異議。

市衛計局依據調查查明的事實,認定馮某某屬于“非醫師行醫”行為,作出涉案處罰決定,并送達馮某某,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確認。市政府經復議,維持市衛計局作出涉案處罰決定,程序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馮某某稱原市衛生健康局、市政府涉案行政行為違法的主張,據理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八.法院判決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四日法院判決,駁回原告馮某某的訴訟請求。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