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

不法于始,必悔于中。

  • 311

    文章
  • 117372

    閱讀

行政訴訟:征收補償雙方達成一致后,被告核減安置指標原告不認可

專欄:拆遷 2020-11-13 332 0 原創

【摘要】2011年,被告與原告就征收補償達成一致,但隨后2019年5月10日,被告對原告的住房安置指標進行核減。原告不認可。二〇二〇年三月三十日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具有實施該行政行為的行政主體資格,并作為委托方對受委托方作出的該行政行為承擔行政主體責任。x市x區x街道辦事處向原告作出《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部分事實不清、主要證據不足、程序違法。本文取材于司法裁判案例。

【關鍵詞】行政主體,行政訴訟,征收拆遷,征收補償,安置指標

一.原告訴求

被告與原告就征收補償達成一致,但隨后2019年5月10日,被告對原告的住房安置指標進行核減。原告不認可。被告作出行政行為時剝奪了原告的陳述權、申辯權及聽證權,程序重大違法,損害原告的法定程序權利,并最終損害原告的重大實體權利。

被告減損原告權利沒有法律規范依據。《補償協議書》是在2011年簽署的,《購房確認單》是在2012年,當時依據的是x省人民政府x文件及x市人民政府辦公室x文件,而作出本案行政行為時,該文件已經廢止,且該文件屬于地方政府的規范性文件,亦不能作為核減原告安置房指標的法律規范依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如何認定并沒有法律或行政法規作為依據,被告不能在達成行政協議后以地方性文件核減原告安置房指標。

《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以受委托人x市x區x街道辦事處名義作出,不符合委托行政行為應該以被委托人的名義作出的基本行政法治要求,且該確認單沒有告知原告起訴期限,明顯不合法。

二.原告觀點

請求確認《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無效;如果法院認為違法程度達不到無效情形,則請求依法撤銷。

三.被告觀點

原告在本案中主張《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無效,同時又在另案行政裁定的上訴狀中主張《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違法,其基于同一事實在不同案件中進行完全不同的主張,且互相矛盾,現兩個案件都尚在審理之中,故本案應駁回原告的起訴。答辯人所作行政行為主體適格,內容合法,程序正當,請求駁回原告的起訴。

四.難點解析

被告x市x區人民政府委托x市x區x街道辦事處作出《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的行政行為部分事實不清。原告李某某作為集體土地上房屋的被征收人,應當是根據前述文件條款取得的2012年購房確認單。本案中,2013年,因從事該征收項目的部分工作人員在工作中犯貪污罪受賄罪被追究刑事責任。

2019年5月10日,被告作出的《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實質上撤銷了2012年對原告作出的《購房確認單》,但對2012年《購房確認單》確認其有9個指標的依據和原因未予查明,對李某某與部分工作人員的犯罪行為是否有關亦未予審查。由此導致李某某戶2012年《購房確認單》9個指標是否基于房屋征收補償行為合理取得的基本事實不清。

被告于2019年3月28日收集的證人x市x區x街道村干部陽某的調查筆錄等證據,是認定事實的證據之一,在作出決定前未經原告發表意見,程序不合法。被告雖然就李某某戶成員的戶籍核實情況于2019年4月26日作出《通知》并送達,但并未明確告知有關成員不能享有安置房指標的后果,告知程序存在瑕疵。

被告作出的《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適用的法律規范沒有具體條款,適用法律不明確;實際撤銷了2012年購房確認單但未予明確載明,不是以委托機關x市x區人民政府而是以受委托人x市x區x街道辦事處名義作出,不符合應當載明“行政機關的印章”的要求;救濟方式中沒有明確提起行政訴訟的期限,亦不符合應當載明“其他應當載明的事項”規定。

五.庭審意見

被告x市x區人民政府有委托x市x區x街道辦事處作出《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行政行為的行政職權,其是本案適格的被告。根據查明的事實,2013年12月16日,x市征拆工作聯席會議辦公室作出《x市人民政府征拆工作聯席會議紀要》。

被告具有實施該行政行為的行政主體資格,并作為委托方對受委托方作出的該行政行為承擔行政主體責任。被告x市x區人民政府委托x市x區x街道辦事處作出的《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部分事實不清、主要證據不足、程序違法。

六.法院判決

二〇二〇年三月三十日法院判決,一、撤銷被告x市x區人民政府委托x市x區x街道辦事處于2019年5月10日對原告李某某作出的《對申請住房安置指標復查確認單》;二、責令被告x市x區人民政府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90日內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