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玉潮律師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 3296

    文章
  • 5222916

    閱讀

街道辦、城管強制拆除房屋?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確認違法

專欄:拆遷 2020-10-23 2814 0 原創

江蘇無錫惠山區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4)惠行初字第00033號

原告無錫市某某有限公司,住所地無錫市北塘區通惠中路251號。

法定代表人時某,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沈玉潮(受無錫市某某有限公司特別授權委托),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燕薪(受無錫市某某有限公司特別授權委托),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辦事處,住所地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

法定代表人朱平,該處主任。

委托代理人蘇曉東(受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辦事處特別授權委托),該處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卉青(受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辦事處特別授權委托),江蘇漫修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無錫市惠山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住所地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政和大道209號。

法定代表人諸葛強,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張敏(受無錫市惠山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一般授權委托),該局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陸嘯(受無錫市惠山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一般授權委托),江蘇神闕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無錫市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業公司)訴被告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辦事處(以下簡稱堰橋街道)確認強制拆除違法一案,向本院提起訴訟。本院于2014年10月28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組成合議庭,同年11月7日依鑫業公司申請,本院追加被告無錫市惠山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以下簡稱惠山城管局),后于同年12月3日公開開庭審理本案,鑫業公司法定代表人時某及委托代理人燕薪、沈玉潮,堰橋街道委托代理人蘇曉東、王卉青,惠山城管局委托代理人張敏、陸嘯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鑫業公司訴稱,2014年10月12日鑫業公司位于無錫市堰橋街道西漳牌樓社區新圩路西的房屋被二被告非法強制拆除。鑫業公司認為位于無錫市堰橋街道西漳牌樓社區新圩路西的房屋受法律保護。而二被告在未向鑫業公司出示任何合法強拆手續的情況下,就擅自違法強制拆除該房屋的行為明顯屬于嚴重違法行為。另外二被告并不具備強制拆除鑫業公司房屋的主體資格,并且強制拆除程序嚴重違法。所以該違法強制行為存在諸多違法情形,屬于嚴重違法的行政行為,故二被告違法強制拆除行為嚴重侵犯了鑫業公司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確認二被告于2014年10月12日強制拆除鑫業公司位于無錫市堰橋街道西漳牌樓社區新圩路西房屋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訴訟費用由二被告承擔。

鑫業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

1、編號為1300572的《自行拆除通知書》。

2、編號為02058018的行政執法證照片,證明惠山城管局實施了本案的具體行政行為。

3、新圩路西房屋強拆前后照片,證明二被告參與了對涉案房屋的拆除。

4、至誠征估西漳字第(2014)0061號致委托方函及評估報告,證明委托方和評估方明確認同鑫業公司是房屋所有權人,委托方堰橋街道拆遷安置管理辦公室,是堰橋街道的下屬機構。

5、視頻。證明二被告參與了拆遷

堰橋街道辯稱:一、涉案房屋系違法建筑。涉案房屋所在土地為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牌樓社區所有的集體土地。2013年5月3日,牌樓社區居民委員會與鑫業公司簽訂《牌樓社區集體資產源租賃協議書》,將涉案房屋所在土地出租給鑫業公司,租賃協議中明確鑫業公司“不得在租區內擅自亂搭建,否則后果自負”;但鑫業公司在前述租賃地上,未經法定程序便擅自搭建了涉案房屋,該房屋屬于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以下簡稱《城鄉規劃法》)規定的違法建筑。二、堰橋街道依法向鑫業公司送達《自行拆除通知書》法律依據充分,程序合法。鑒于涉案房屋系違反《城鄉規劃法》規定的違法建筑,故堰橋街道依據《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由堰橋街道的專項職能部門“堰橋街道違法建設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向鑫業公司送達了《自行拆除通知書》,依法通知鑫業公司停止建設、限期改正。根據《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綜上,堰橋街道的行為符合《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規定,法律與事實依據充分,程序到位,請法院駁回鑫業公司對堰橋街道的訴訟請求。

堰橋街道于2014年11月10日向本院提供以下證據:

1、《牌樓社區集體資產源租賃協議書》,證明出租方向承租方出租的僅是土地使用權,面積為1334平方米;協議書中第六條明確規定在租賃期內承租方不得擅自亂搭建,否則后果自負。

2、錫土集用(1999)字第15202號集體土地使用證,證明出租人有權出租。

3、編號為1300572的《自行拆除通知書》,證明行政主體、程序均合法。

惠山城管局辯稱:一、鑫業公司主體不適格。在鑫業公司的證據材料中,無法看出位于無錫市堰橋街道西漳牌樓社區新圩路西房屋與鑫業公司具有合法關系,故鑫業公司的權利未受損,其提起本次訴訟沒有合法依據,其作為原告主體不適格。二、惠山城管局作為被告主體不適格。至今為止,惠山城管局沒有向鑫業公司出具任何的法律文書,亦未作出任何行政行為,故惠山城管局認為與本案無關。請法院公正判決。

惠山城管局未提交書面證據。

鑫業公司對堰橋街道提交的證據提出如下質證意見:證據1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認可,對證明目的不認可。承租方在2007年開始與出租方簽訂土地使用權租賃協議,涉案房屋是在2007年合法建設,《城鄉規劃法》是2008年1月1日正式實施,根據法不溯及既往原則,堰橋街道認為依據《城鄉規劃法》涉案房屋是私搭亂建屬于法律適用錯誤。證據2予以認可,可以證明該土地性質是集體土地。證據3真實性認可,合法性、關聯性不認可,適用《城鄉規劃法》對于城市規劃區的違法建筑認定主體是城鄉規劃局、鄉村規劃區的是鄉鎮人民政府,堰橋街道不是其中任何一個主體,無權自行發布該通知書,該通知書是違法的。

惠山城管局對堰橋街道提交的證據提出如下質證意見:證據1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該證據不能證明鑫業公司對土地上的房屋具有合法使用權。對證據2、3均無異議。

堰橋街道對鑫業公司提交的證據提出如下質證意見:證據1無異議。證據2證明目的能否成立不清楚。證據3證明堰橋街道參與拆除的證明目的沒有異議;但當時房屋是否如照片所載明的不能確定,堰橋街道在拆除前對材質、面積做好了記錄。證據4第一次看到,無圖章,不發表質證意見。證據5未發表質證意見。

惠山城管局對鑫業公司提交的證據提出如下質證意見:證據1無異議。證據2與本案無關聯性,僅是一張圖片。證據3無法看出惠山城管局參與了拆除,無關聯性。證據4真實性無法確認。證據5中的拆遷人員隸屬街道,號牌為蘇B×××××的車輛已劃轉給堰橋街道。

經庭審質證,本院對證據作如下確認:堰橋街道提交的證據中:證據1證明涉案房屋所在土地是鑫業公司通過租賃取得使用,本院予以采納。證據2證明涉案房屋所在土地的權屬性質,本院予以采納。證據3證明堰橋街道向鑫業公司下達了自行拆除通知書,本院予以采納。鑫業公司提交的證據材料中:證據1同堰橋街道提交的證據3,本院予以采納。證據2僅是一張工作證照片,無法證明該執法人員參與了現場拆除,本院不予采納。證據3證明涉案房屋已被拆除,本院予以采納。證據4無相關單位簽章,真實性無法判斷,本院不予采納。證據5證明涉案房屋被強制拆除現場情況,本院予以采納。

根據上述有效證據和當事人在庭審中的陳述,本院確認以下事實:2014年9月26日,堰橋街道下屬部門堰橋街道違法建設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向惠山區堰橋街道新圩公司(鑫業再生)卞紅祥下達了編號為1300572的《自行拆除通知書》,內容為“你(單位)于2014年9月26日,在新圩公司,進行違章搭建923㎡的行為,現要求你(單位)自接到本通知之日起,立即停止上述行為并在叁日內自行拆除。逾期未自行拆除,我單位將依法處理。”到期后鑫業公司沒有自行拆除。2014年10月12日,鑫業公司位于無錫市堰橋街道西漳牌樓社區新圩路西的房屋被強制拆除。

另查明,鑫業公司與惠山區堰橋街道牌樓社區居委于2013年5月3日簽訂《牌樓社區集體資產源租賃協議書》,承租牌樓村民委員會集體土地1334平方米,租賃時間從2013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止,規定在租賃期內承租方不得在租區內擅自亂搭建,否則后果自負。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1、鑫業公司是否具有訴訟主體資格;2、惠山城管局是否是本案適格被告;3、強制拆除涉案房屋的行政行為是否合法。

關于鑫業公司是否具有訴訟主體資格的問題。首先鑫業公司是《自行拆除通知書》的相對人,其次被拆除的涉案房屋是鑫業公司廠房,強制拆除行為對鑫業公司的權利產生影響,其有權就該具體行政行為提起訴訟,具備本案原告訴訟主體資格,故對惠山城管局提出鑫業公司主體不適格的主張不予支持。

關于惠山城管局是否是本案適格被告的問題。本院認為,鑫業公司提交的視頻證據中顯示,涉案房屋強拆現場有數輛印有“行政執法”字樣的執法車輛和數十名身穿標有“城市管理”、“無錫惠山”字樣制服的人員,從執法車輛、制服等方面可以表明惠山城管局參與實施了強制拆除行為。惠山城管局主張現場拆遷人員隸屬街道,但未能提出充分證據予以證明。惠山城管局實施了被訴具體行政行為,具有行政主體資格,是本案適格被告,故對惠山城管局提出其作為被告主體不適格的主張不予支持。

關于強制拆除涉案房屋的行政行為是否合法的問題。《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在鄉、村莊規劃區內未依法取得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由鄉、鎮人民政府責令停止建設、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首先,依據該條對違反鄉村規劃的違法建筑有權責令停止建設、限期改正的是鄉、鎮人民政府,堰橋街道違法建設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自行拆除通知書》無法律依據、超越職權。其次,該條授予鄉、鎮人民政府對違法建筑的直接強制拆除權限定在鄉、村莊規劃區內。堰橋街道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涉案房屋建造時間,亦未能證明涉案房屋屬于鄉、村莊規劃區內,在上述事實沒有查清的情況下,適用《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規定對涉案房屋進行強制拆除,屬適用法律錯誤。再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三十五條、第三十六條、第三十七條、第三十八條、第四十四條規定,若鑫業公司不履行自行拆除義務,涉案房屋確屬違法建筑、需要強制拆除,應當由有權行政機關先書面催告當事人履行義務,當事人收到催告書后有權進行陳述和申辯;經催告,當事人逾期仍不履行,且無正當理由的,有權行政機關可以作出強制執行決定,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書送達當事人后,行政機關應予以公告,限期自行拆除;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又不拆除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強制拆除。堰橋街道未履行上述強制執行程序,直接拆除涉案房屋的行為系程序違法。故堰橋街道的強制拆除行為超越職權、適用法律錯誤、程序違法。惠山城管局共同參與了本案強制拆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之規定,被告對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負有舉證責任,應當在收到起訴狀副本之日起十日內,提供據以作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全部證據和所依據的規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無正當理由逾期提供證據的,視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沒有相應的證據。惠山城管局主張未實施被訴行政行為,始終未提供作出被訴行政行為的證據,應當認定惠山城管局實施強制拆除涉案房屋的行為沒有證據,不具有合法性。

綜上,堰橋街道、惠山城管局強制拆除涉案房屋的行為均屬行政違法,鑫業公司的訴訟請求,本院予以支持。因強制拆除行為已經實施,客觀上不具有可撤銷性。據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確認被告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辦事處、無錫市惠山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于2014年10月12日對位于無錫市堰橋街道西漳牌樓社區新圩路西的房屋實施強制拆除的行為違法。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被告無錫市惠山區堰橋街道辦事處、無錫市惠山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同時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50元,上訴于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王 瑾

代理審判員  顧溶熔

人民陪審員  戴建宏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

書 記 員  鄒 瑩

本案援引法律條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效力級別】法律【發布部門】全國人大常委會【實施日期】2008.01.01

第六十五條在鄉、村莊規劃區內未依法取得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鄉村建設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由鄉、鎮人民政府責令停止建設、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效力級別】法律【發布部門】全國人大常委會【實施日期】2012.01.01

第三十五條行政機關作出強制執行決定前,應當事先催告當事人履行義務。催告應當以書面形式作出,并載明下列事項:

(一)履行義務的期限;

(二)履行義務的方式;

(三)涉及金錢給付的,應當有明確的金額和給付方式;

(四)當事人依法享有的陳述權和申辯權。

第三十六條當事人收到催告書后有權進行陳述和申辯。行政機關應當充分聽取當事人的意見,對當事人提出的事實、理由和證據,應當進行記錄、復核。當事人提出的事實、理由或者證據成立的,行政機關應當采納。

第三十七條經催告,當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決定,且無正當理由的,行政機關可以作出強制執行決定。

強制執行決定應當以書面形式作出,并載明下列事項:

(一)當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稱、地址;

(二)強制執行的理由和依據;

(三)強制執行的方式和時間;

(四)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的途徑和期限;

(五)行政機關的名稱、印章和日期。

在催告期間,對有證據證明有轉移或者隱匿財物跡象的,行政機關可以作出立即強制執行決定。

第三十八條催告書、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書應當直接送達當事人。當事人拒絕接收或者無法直接送達當事人的,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送達。

第四十四條對違法的建筑物、構筑物、設施等需要強制拆除的,應當由行政機關予以公告,限期當事人自行拆除。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又不拆除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強制拆除。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效力級別】司法解釋【發布部門】最高人民法院【實施日期】2002.10.01

第一條根據行政訴訟法第三十二條和第四十三條的規定,被告對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負有舉證責任,應當在收到起訴狀副本之日起十日內,提供據以作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全部證據和所依據的規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無正當理由逾期提供證據的,視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沒有相應的證據。

被告因不可抗力或者客觀上不能控制的其他正當事由,不能在前款規定的期限內提供證據的,應當在收到起訴狀副本之日起十日內向人民法院提出延期提供證據的書面申請。人民法院準許延期提供的,被告應當在正當事由消除后十日內提供證據。逾期提供的,視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沒有相應的證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效力級別】司法解釋【發布部門】最高人民法院【實施日期】2000.03.10

第五十七條人民法院認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合法,但不適宜判決維持或者駁回訴訟請求的,可以作出確認其合法或者有效的判決。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作出確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或者無效的判決:

(一)被告不履行法定職責,但判決責令其履行法定職責已無實際意義的;

(二)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但不具有可撤銷內容的;

(三)被訴具體行政行為依法不成立或者無效的。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拆遷專欄作者

沈玉潮,法學學士,北京浩碩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2008年至今一直從事法律服務行業,2015年代理的"解某不服某縣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案"與"原國家發改委副主

MORE >
業務范圍
征地拆遷
電話: 1861838**** (東城區)
查看完整號碼
更多排行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