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波

不法于始,必悔于終。

  • 649

    文章
  • 2428916

    閱讀

醫療糾紛:對呼吸道感染合并癥未予重視且對生命體征監測不仔細,導致老年患者猝死

專欄:醫療 2020-10-14 817 0 原創

【原告訴求】2019年1月20日上午11:20分,四原告家屬胡某因咳嗽、氣喘、陣發性胸悶至被告處就診,以呼吸道感染收治入院。入院診斷: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期、高血壓Ⅲ(極高危)、病態竇房結綜合征、心臟起搏器植入后、Ⅱ型糖尿病、腦梗死。患者胡某入院后予吸氧、抗感染治療。

晚18:02分,患者突然意識喪失、呼之不應,檢查發現無自主呼吸,檢查發現無自主呼吸,頸動脈搏動未觸及,雙側瞳孔約3㎜,對光反射消失,兩肺無呼吸音,醫護人員立即予胸外按壓,電除顫等搶救措施。但患者心跳一直未恢復,19:10宣告死亡。

【患方觀點】原告認為患者的死亡是被告治療不當造成的,要求被告賠償四原告交通費1000元、喪葬費43295元、死亡賠償金236000元,合計280295元的30%,即84088元,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0000元,鑒定費10000元,總計124088元。

【醫方觀點】胡某入院后在沒有先兆的情況下突然呼吸、心跳驟停,屬于醫學上的猝死,是不可預知和難以防范的。尤其是老年患者,合并癥多,器官代償功能差,搶救成功率很低。被告的治療方案沒有問題,醫護人員的搶救是及時的,措施是正確的。

【鑒定意見】江蘇省醫學會對胡某的死亡作出醫療損害鑒定意見書,被告診療行為中存在的過錯與胡某死亡之間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原因力為輕微原因。

【醫療過錯分析】胡某系高年患者,自身存在多種重要臟器如心、腦、肺等基礎疾病,而且病情均較嚴重。由于患者胡某死亡后未做尸體解剖,也未對心臟起搏器進行檢測,其確切的死亡原因不明。根據臨床推測,可能系心源性猝死,也不排除肺栓塞可能。據此,胡某猝死的主要原因系其自身多種重要臟器疾病發生、發展的不良轉歸。

被告對胡某病情的嚴重性估計不足,臨時醫囑單雖已開具多種檢查,但是沒有及時對胡某進行必要的檢查,如心電圖、電解質、心肌酶譜、血常規、胸片等檢查,僅僅采取一般性的常規治療,且入院后的護理過程中對胡某生命體征監測不仔細,對病情的評判和預估不足,與胡某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關系。

【庭審意見】胡某死亡時已年滿75周歲,患有多種重要臟器基礎疾病,參考鑒定意見,考慮被告在診療過程中的過錯程度以及當地居民生活水平、收入狀況等因素,本院酌定被告按20%承擔賠償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10000元。

法院判決】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法院判決,x市x醫院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給付原告賠償款66568.4元。

【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四條、第五十七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九條第二款、第一百四十二條。

【作者聲明】本文為真實司法裁判案例,僅供學習交流。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更多排行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