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英

敏銳,心細。

  • 104

    文章
  • 1514702

    閱讀

律師說:涉及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需要確認具體財產取得方式

專欄:公司法 2020-07-15 47969 0 原創

對于繼承案件來說,法定繼承遺囑繼承是兩種不同的方式。王海英律師在這里需要特別強調,如果涉及到了關于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還需要確認具體財產取得方式的情況。 


案情簡介

被繼承人張某2與高某系夫妻關系,雙方于1954年11月14日登記結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張某2與高某于1972年11月收養張某1,此后,張某1隨張某2及高某生活。2000年12月,張某1結婚后,與張某2和高某分開生活。2001年2月5日,高某因死亡注銷戶籍。2001年3月,張某2居住的北京東城區西石槽胡同XX室拆遷,此后,張某2與張某1產生矛盾。同年,張某2與張某1的關系惡化,以無法共同生活為由起訴至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要求解除收養關系。2001年9月19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作出(2001)東民初字第4123號民事判決書,判決:解除張某2與張某1的收養關系。判決后,張某1不服,上訴至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后張某1申請撤回上訴。2001年11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1)二中民終字第6090號民事裁定書,裁定:準予張某1撤回上訴,雙方均按原審法院判決執行。2002年張某1起訴張某2要求繼承高某遺產69974.92元,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受理后,經調解,雙方于2002年6月26日達成調解協議,約定張某2于2002年12月31日前給付張某1兩萬元。同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出具(2002)東民初字第964號民事調解書,對上述協議內容予以確認。 

張某2于2015年1月20日死亡。張某2檔案材料記載其配偶高某、女兒張某1、大哥張某3、二哥張某4、弟弟張某5。2018年7月11日,巨野縣太平鎮大張莊村民委員會出具證明一份,寫明:“我村原村民張某2,大哥張某3,1966年6月去世;二哥張某4,1991年8月去世;四弟張某5,1973年10月去世;現有侄子張某6。”審理中,原、被告雙方均認可張某2和高某的父母均先于張某2和高某死亡,高某去世后,張某2未再婚。


辦案經過

當案件提交到王海英律師處時,王海英律師根據當事人的敘述情況認為關鍵問題是能夠確認相關財產性質及相關具體情況。在與當事人充分溝通后,王海英律師認為應將相關文件與協議中的細節進行辯證、質證性說明并同時形成有利于我方的證據鏈,案件會有相對利好。

 

案件結果

該案件最終判決北京市西城區太平橋大街XX號房屋由侯某繼承;侯某于本判決生效后六十日內,給付張某1房屋補償款940260元。駁回侯某的其他訴訟請求,駁回張某1的其他訴訟請求。 


律師時評

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包括公民的房屋。北京市西城區太平橋大街XX號房屋現登記在張某2名下,登記日期1994年12月23日,登記建筑面積44.5平方米,系張某2與高某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財產,除有約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遺產,應當先將共同所有的財產的一半分出為配偶所有,其余的為被繼承人的遺產。故高某死亡后,北京市西城區太平橋大街XX號房屋的一半份額為高某的遺產,另一半份額為張某2的個人財產。

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現未有證據證明高某死亡前留有有效遺囑或遺贈扶養協議,故應當按照法定繼承辦理。繼承開始后,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第二順序繼承人不繼承。配偶、子女、父母為第一順序繼承人。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有扶養關系的繼子女。高某的父母先于高某死亡,故高某死亡后,其遺產應由配偶張某2和養女張某1繼承。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以分配給他們適當的遺產。侯某主張其對高某盡了主要扶養義務,要求分得高某遺產,其提供的證據,結合雙方陳述可以認定侯某對高某勞務方面給予了主要扶助,對高某扶養較多,可以適當分得遺產,具體份額本院酌情予以考慮。審理中,證人游某、甄某、李某2的證人證言可以證明,張某1對高某盡到了一定的扶養義務,其行為不足以構成不盡扶養義務,應當不分或少分的情節。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張某1主張侯某系保姆,張某2向侯某支付了相應報酬,故照顧高某和張某2系其工作職責,但未向本院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故本院對張某1的上述主張不予采信。綜上,北京市西城區太平橋大街XX號房屋中屬于高某遺產的部分由張某2和張某1各繼承五分之二,侯某繼承五分之一。

繼承開始后,繼承人沒有表示放棄繼承,并于遺產分割前死亡的,其繼承遺產的權利轉移給他的合法繼承人。張某2于高某遺產分割前死亡,現未有證據證明張某2曾表示放棄繼承高某的遺產,故張某2繼承高某遺產的權利轉移給他的合法繼承人。張某2與侯某簽訂了遺贈扶養協議,該協議系雙方真實性意思表示,且經過了公證,故該協議有效。北京首都旅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老干部活動中心證明等證據可以證明侯某按照協議約定履行了自己的義務,且侯某在張某2去世后兩個月內聲明要求繼承張某2遺產,故侯某有權按照遺贈扶養協議繼承張某2的遺產。至此,張某2對北京市西城區太平橋大街XX號房屋享有的一半份額及繼承高某遺產所得份額由侯某按照遺贈扶養協議繼承。

經繼承后,北京市西城區太平橋大街XX號房屋歸張某1與侯某共有,其中張某1占該房屋五分之一的份額,侯某占該房屋五分之四的份額。在該房屋的分割上,侯某主張分得房屋,給付張某1補償,張某1未有異議,故該房屋由侯某分得,由侯某支付張某1該房屋市場價值4701300元的五分之一作為補償,具體金額為940260元。

 

案件思考

在繼承案件中,對于財產的認定和繼承方式的認定是一般首要工作。王海英律師在這里需要明確強調的是,如果在認定過程中涉及到了相關協議,需要在證據中明確系雙方真實性意思表示。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更多排行
日排行 周排行 文章排行榜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