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英

敏銳,心細。

  • 104

    文章
  • 1514702

    閱讀

律師說:交通案件中,金額的賠償不光涉及保險方及當事方

專欄:公司法 2020-07-13 326 0 原創

在交通案件中,在金額的賠償中不光需要涉及保險方面及當事方。王海英律師在這里說明,對于金額的最終賠償數額需要參考各種情況。

案情簡介

2014年11月30日18時05分許,在昌平區朱辛莊城鐵北處,王某霞由東向西步行,適有李某駕駛小客車(京YAN837)由南向北行駛,小客車前部及風擋與王某霞相撞,造成王某霞受傷,王某霞手機損壞。經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支隊沙河大隊認定,李某負事故全部責任,王某霞無責任。王某霞受傷后入北京市紅十字會急診搶救中心治療,共計住院16天,王某霞的傷情經診斷為左肱骨外科頸粉碎骨折等。王某霞治療期間,自行支付醫療費68344.58元,住院期間16天的護理費2400元。李某為王某霞支付住院押金15000元以及部分醫療費。人民保險公司為王某霞墊付醫療費10000元。2015年4月7日,經北京市紅十字會急診搶救中心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王某霞的傷殘等級為九級,賠償指數為20%,建議誤工期為180-270日,護理期為60-90日,營養期為60-90日。王某霞為此自行支付鑒定費3150元。王某霞之父王某良(1955年2月2日出生)、王某霞之母蔣某慧(1963年5月8日出生)共育有包括王某霞在內的兩名子女。王某霞之母蔣某慧為肢體一級殘疾。王某霞之父母為低保戶,二人每月領取低保金共計442.70元。王某霞本人為非農業戶口

辦案經過

當案件提交到王海英律師處時,王海英律師根據當事人的敘述情況認為關鍵問題是能夠確認繼承方式與相關協議的執行問題。在與當事人充分溝通后,王海英律師認為應將細節進行辯證、質證性說明并同時形成有利于我方的證據鏈,案件的勝訴會有相對利好。

案件結果

該案件最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律師時評

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

根據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支隊沙河大隊出具的交通事故認定書,李某負事故全部責任,王某霞無責任。李某在原審庭審質證中對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已經表示認可。雖然李某二審期間對交通事故責任的劃分提出異議,并提交李XX等人的證言。但證人并未出庭作證,證人證言的真實性無法確認,王某霞也對其證言不予認可,故對李XX等人的證言,法院不予采納。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作為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依職權制作的公文書證,在未經有效證據予以推翻的情況下,應當認定其效力。原審法院根據交通事故認定書的責任劃分確定李某承擔事故全部責任并無不當,李某上訴認為王某霞應該承擔部分責任的上訴請求及理由法院不予采納。

關于王某霞父母王某良、蔣某慧的被扶養人生活費,根據廣水市廣水街道辦事處工新社區居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王某良、蔣某慧目前無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況且王某良于1955年2月2日出生,至事發之日2014年11月30日已經年近60周歲,蔣某慧是肢體壹級殘疾人。根據工新社區居民委員會的證明,結合王某良年齡及蔣某慧身體的實際情況,可知王某良、蔣某慧需要王某霞的贍養。李某雖對此提出異議,但就其反駁理由所依據的事實并未提供任何證據。李某上訴主張的被扶養人生活費應該扣除低保亦無事實及法律依據。經法院核查,原審法院對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計算數額正確,是在扣除王某良、蔣某慧另一子女份額后計算的數額(計算公式:28009元×(20+20)×20%÷2=112036元)。李某針對王某霞父母的被扶養人生活費提出的上訴請求及理由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不予采納。

關于王某霞的誤工費,李某在原審期間認可王某霞從事繪畫工作,而王某霞因涉案交通事故致使左肱骨外科頸粉碎骨折、左肩袖撕裂傷、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等傷情,這些傷情必然會影響王某霞賴以為生的繪畫工作。原審法院結合王某霞的傷情及鑒定意見,按照每月3000元的標準酌定王某霞的誤工費損失至定殘前一日并無不當。李某關于王某霞誤工費的上訴請求和理由法院不予采納。

案件思考

對于交通案件中,關于各種訴求還需要合理。王海英律師強調,不能因為情況的特殊對于訴求的要求過高。如果訴求的要求超過合理性,法院會酌情進行調整以讓結果變得合理而公平。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更多排行
日排行 周排行 文章排行榜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