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嘉鑠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 7

    文章
  • 6210

    閱讀

詐騙罪最有效的辯護觀點(二)【承繼的共同犯罪-繼續犯】

專欄:刑事 2020-04-13 1190 1 原創

上一篇文章說道詐騙罪的辯護觀點之一:從非法占有目的作為突破口。本文的敘述將圍繞詐騙罪共同犯罪的情況下,什么樣的辯護觀點最為有效。

一、什么叫承繼的共同犯罪

1、承繼的共同犯罪是指,先行行為人已經實施了一部分犯罪行為,在其實行行為尚未全部實行終了的時候,后行行為人明知這一犯罪事實而參與進來,或單獨或與先行行為人一同,將剩余行為實行完畢。按照共同犯罪理論,成立共同犯罪要求主客觀相統一,這就要求在主觀上,后參與犯罪的行為人在參與之時明知先行行為人在實施犯罪,并且先行行為人也明知后參與進來的行為人與其一同進行共同犯罪,二者在主觀上要有聯系;同時在客觀方面,二者必須共同實施犯罪行為。

以綁架罪為例:簡單來說就是犯罪嫌疑人A實施了一個犯罪(綁架罪),這個罪有兩部分組成(非法拘禁+向被害人家屬勒索財物),犯罪嫌疑人A先實施了第一部分(非法拘禁),隨后犯罪嫌疑人B明知A已經實施了第一部分行為,仍然在第二部分(索要財物)的時候加入,與A共同實施了第二部分的行為。這時B雖然沒有和A一起實施第一部分行為(非法拘禁),B仍然和A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

2、這就意味著想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有一個硬性要求。就是此罪名必須有“兩個部分組成”,換而言之就是此罪名必須處于持續過程中且處于未完成轉態,即沒有既遂。這類持續性的犯罪,統稱為繼續犯。

二、什么叫繼續犯

繼續犯也叫持續犯,是指行為從著手實行到由于某種原因終止以前一直處于持續狀態的犯罪。例如,刑法第238條規定的非法拘禁罪,從行為人非法地把他人拘禁起來的時候開始,一直到恢復他人的人身自由的時候為止,這一非法拘禁的行為處于持續不斷的狀態。

三、結論

1、只有繼續犯才能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

2、想要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這就要求在主觀上,“第二部分”行為人在參與之時明知“第一部分”行為人在實施犯罪,并且“第一部分”行為人也明知“第二部分”行為人與其一同進行共同犯罪,二者在主觀上要有聯系;同時在客觀方面,二者必須共同實施犯罪行為。

四、詐騙罪不是繼續犯,不能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

1、如果前行為人通過虛構事實已經取得被害人交付的財物,代表被害人已經遭受了財產損失,那么此時詐騙罪已經既遂。后行為人加入進來幫助前行為人的一些幫助行為(如收取材料、幫助跑腿),不再構成詐騙罪的共同犯罪。因為犯罪已經既遂,不可能再構成承繼的共同犯罪。

2、如果前行為人通過虛構事實已經取得被害人交付的財物,且后行為人已經明知前行為人在實施詐騙行為,但后行為人依舊幫助前行為人(如收取材料、幫助跑腿),后行為人依舊不夠成詐騙罪。因為他的幫助行為是在前行為人詐騙已經既遂后。通俗的講就是,前行為人在虛構事實騙取被害人信任的時候后行為人沒有起到任何幫助作用,前行為人在獲取被害人財產的時候后行為人也沒有起到幫助的作用。后行為人的幫助作用僅僅屬于一種前行為人詐騙既遂以后的“擦屁股”行為。

3、如果前行為人通過虛構事實已經取得被害人交付的財物,且后行為人在前行為人詐騙既遂前就已經和前行為人達成了“合意”,那代表前行為人和后行為人在事前就已經有了詐騙罪的意思聯絡。這時,無論后行為人最終是否獲取贓款,后行為人的幫助行為都可以認定為詐騙罪的共同犯罪。

注意1、2、3之間的對比。

五、案例解析

賈敬蘭、楊亞茹涉嫌詐騙案

案 號:(2017)陜0202刑再1號

判決時間:2017年09月22日

再審法院銅川王益區人民法院

再審理由:原審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再審結果:楊亞茹無罪

判決理由:

本院認為,被告人賈敬蘭利用其經營的銅川市王益區**電腦銷售部被授權經銷家電下鄉產品的便利條件,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收集的農戶資料和家電下鄉產品標示卡,虛報冒領國家家電下鄉財政補貼資金21800.74元,數額較大,構成詐騙罪,故原判對賈敬蘭犯罪事實的認定以及定罪量刑,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應予維持;楊亞茹為原審被告人賈敬蘭提供農戶資料,雖然客觀上給賈敬蘭騙取家電下鄉補貼創造了條件,但無證據證實楊亞茹同賈敬蘭有共同詐騙的預謀或意思聯絡、在主觀上存在共同騙取家電下鄉補貼的直接故意。我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詐騙罪,在主觀方面要求行為人有直接故意且須具有非法占有為目的。要構成詐騙的共犯,須有共同詐騙的直接故意,不可能一部分人是直接故意,一部分人是間接故意或過失,除非法律或司法解釋有明確規定。故原判認定楊亞茹系賈敬蘭詐騙犯罪的共犯的事實既無證據證實,亦無法律依據,應予改判,原公訴機關對楊亞茹的指控,證據不足,罪名不成立。再審中楊亞茹提出原判認定事實不清,其不構成犯罪的理由成立。關于楊亞茹申訴提出賈敬蘭給她1000元與給農戶資料無關,是賈敬蘭與她在之前因工作關系給的理由,經查,楊亞茹一直供述此事發生在給農戶資料前,因工作關系,賈敬蘭并不是因給農戶資料而給的感謝費;而賈敬蘭在偵查階段只有一次供述是為答謝楊亞茹給農戶資料給的,后來的供述同楊亞茹一致,從現有證據不能得出是原判認定的賈敬蘭為答謝楊亞茹給農戶資料給的錢;況且退一步講即便有該情節僅依此亦得不出二人有共同詐騙的共同故意。再審中楊亞茹提出原判認定事實不清,其不構成犯罪的理由成立。

判例評析:

詐騙犯罪的共同犯罪須具有共同詐騙的直接故意且均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一部分人是故意,一部分人是間接故意或過失,不能成立共同犯罪,不能以其應當知道可能詐騙而推定具有共同的犯罪直接故意。申訴人楊亞茹為原審被告人賈敬蘭提供農戶資料,客觀上雖給賈敬蘭騙取家電下鄉補貼創造了條件,但原判認定楊亞茹系賈敬蘭詐騙犯罪的共犯,證據不充分,事實不清,亦無法律依據。

裁判要旨:詐騙犯罪的共同犯罪須具有共同詐騙的直接故意且均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能以其應當知道可能詐騙而推定具有共同的犯罪直接故意。

歡迎各方人士一起探討。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1
刑事專欄作者

畢業于長春工業大學法學系,現為吉林司鼎律師事務所刑辯團隊主力辯護成員。指南針司法考試培訓中心刑法教輔老師(柏杜法考),律師執業后主要研究刑事案件、合同糾紛、民事

MORE >
業務范圍
刑事辯護
電話: 1664345**** (長春)
查看完整號碼
更多排行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