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素坤律師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 4

    文章
  • 4980

    閱讀

律師原創||《九民紀要》對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的影響

專欄:公司法 2020-03-19 3254 1 原創

2019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下稱“《九民紀要》”)。《九民紀要》對目前民商事審判中的諸多疑難法律問題規定了統一的裁判思路和規則。其中,《九民紀要》的第五部分規定了“關于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的審理”的相關規則,在原來規則的基礎上做出了更加明確的規定,也增加了一些新的內容。對于金融消費者作為權利主體向賣方機構等主張權利及法院審判此類案件提供了明確的操作指引。

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案件是指金融產品發行人、銷售者以及金融服務提供者(以下簡稱賣方機構)與金融消費者之間因銷售各類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和為金融消費者參與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提供服務而引發的民商事案件。《九民紀要》關于審理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案件的影響:

一、明確了審理此類案件的基本原則——“賣者盡責,買者自負”原則

“賣者盡責,買者自負”原則是指:將金融消費者是否充分了解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并在此基礎上作出自主決定作為應當查明的案件基本事實。其中“賣方的適當性義務”是“賣者盡責”的主要內容,也是“買者自負”的前提和基礎。

二、明確了賣方應遵循“適當性義務”和“告知說明義務”

“賣方的適當性義務”是指賣方機構在向金融消費者推介、銷售銀行理財產品、保險投資產品、信托理財產品、券商集合理財計劃、杠桿基金份額、期權及其他場外衍生品等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以及為金融消費者參與融資融券、新三板、創業板、科創板、期貨等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必須履行的了解客戶、了解產品、將適當的產品(或者服務)銷售(或者提供)給適合的金融消費者等義務。

“賣方的適當性義務”的舉證標準:提供其已經建立了金融產品(或者服務)的風險評估及相應管理制度、對金融消費者的風險認知、風險偏好和風險承受能力進行了測試、向金融消費者告知產品(或者服務)的收益和主要風險因素等相關證據

“告知說明義務”遵循雙重標準來判斷:綜合理性人能夠理解的客觀標準和金融消費者能夠理解的主觀標準。

“告知說明義務”的舉證標準:賣方機構不得簡單地以金融消費者手寫了諸如“本人明確知悉可能存在本金損失風險”等內容主張其已經履行了告知說明義務,賣方機構不能提供其他相關證據的,人民法院對其抗辯理由不予支持。

三、明確了審理此類案件應適用的相關法律——合同法證券法、證券投資基金法、信托法等法律規定和國務院發布的規范性文件作為主要依據;金融消費者不得以賣方機構存在欺詐為由,主張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要求賣方機構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

四、明確了承擔責任的主體——金融消費者可分別向金融產品的發行人、銷售者主張責任,也可以要求兩者承擔連帶責任

金融產品發行人、銷售者未盡適當性義務,導致金融消費者在購買金融產品過程中遭受損失的,金融消費者既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銷售者承擔賠償責任,還可以根據《民法總則》第167條的規定,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銷售者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五、明確了金融消費者和賣方機構的舉證責任(加重了賣方機構的舉證責任)

金融消費者的舉證責任:金融消費者應當對購買產品(或者接受服務)、遭受的損失等事實承擔舉證責任。賣方機構對其是否履行了適當性義務承擔舉證責任。

賣方機構的舉證責任:賣方機構對其是否履行了適當性義務承擔舉證責任。

六、明確了賣方機構承擔損失賠償的范圍——金融消費者所受的實際損失

實際損失的范圍:實際損失為損失的本金和利息,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存款基準利率計算)

關于利息損失的處理:賣方機構的行為構成欺詐的,對金融消費者提出賠償其支付金錢總額的利息損失請求,應當注意區分不同情況進行處理:

(1)金融產品的合同文本中載明了預期收益率、業績比較基準或者類似約定的,可以將其作為計算利息損失的標準;

(2)合同文本以浮動區間的方式對預期收益率或者業績比較基準等進行約定,金融消費者請求按照約定的上限作為利息損失計算標準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3)合同文本雖然沒有關于預期收益率、業績比較基準或者類似約定,但金融消費者能夠提供證據證明產品發行的廣告宣傳資料中載明了預期收益率、業績比較基準或者類似表述的,應當將宣傳資料作為合同文本的組成部分;

(4)合同文本及廣告宣傳資料中未載明預期收益率、業績比較基準或者類似表述的,按照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計算。

七、明確了賣方機構的免責事由

1.金融消費者故意提供虛假信息、拒絕聽取賣方機構的建議等自身原因導致其購買產品或者接受服務不適當(但金融消費者能夠證明該虛假信息的出具系賣方機構誤導的除外);

2.賣方機構能夠舉證證明根據金融消費者的既往投資經驗、受教育程度等事實,適當性義務的違反并未影響金融消費者作出自主決定的。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1
公司法專欄作者

劉素坤律師,河南大學法學學士、廣州大學法律碩士,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上海市律師協會會員,泰和泰(上海)律師事務所資深律師、合伙人律師。自2013年參加律師工作

MORE >
業務范圍
公司法律顧問、民商事訴訟與仲裁...
電話: 1994620**** (徐匯區)
查看完整號碼
更多排行
日排行 周排行 文章排行榜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