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波

不法于始,必悔于終。

  • 649

    文章
  • 2429144

    閱讀

(推薦)最高人民法院醫療糾紛案例-醫療事故技術鑒定

專欄:醫療 2018-11-06 53212 7 原創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要點:區、市、省三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均認為,該醫療事件不屬于醫療事故。考慮到X醫院在治療過程中亦有一定過錯,給患者造成了一定財產和精神損害,X醫院應當予以酌情賠償。全文2952字,閱讀約需6-10分鐘。

//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ZGF056

經區、市、省三級鑒定均認為不屬于醫療事故 因醫院在治療中有過錯應當予以賠償

【案例】王某某與永州零陵區X醫院醫療損害賠償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

【案號】(2013)民抗字第60號

【案由】醫療侵權責任糾紛

【裁判文書類型】民事判決書

【抗訴機關】最高人民檢察院

【審理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案例解析】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

【案例類型】醫療糾紛最高法觀點

【案例編號】(2016) 醫療案例 (35) 最高法觀點 第056號

【關鍵詞】醫療事故、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民法通則、醫療過錯、最高人民法院、醫療風險管理、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

【簡介】我們以案例的形式分析總結了一套有關醫療侵權責任糾紛的最高人民法院的觀點,寄希望對醫療糾紛的解決具有一定的參考作用。本文為案例23號,有關醫療鑒定結果爭議。

【相關法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1986主席令6屆第37號第一百一十九條,“侵害公民身體造成傷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因誤工減少的收入、殘廢者生活補助費等費用;造成死亡的,并應當支付喪葬費、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等費用”。

【爭議焦點】湖南三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的鑒定結論均明確X醫院的診療行為不構成醫療事故,排除了王某某術后出現的肢體畸形、功能障礙,是X醫院的診療行為造成的。但是X醫院確實存在過錯,那么X醫院應對其診療中的過錯承擔怎樣的責任。

【基本案情】1997年7月18日,王某某在家不慎摔傷大腿,于次日被送至永州市第二X醫院(以下簡稱X醫院)治療。經檢查,診斷為“右股骨中段斜行骨折”,X醫院對其進行了手法復位、皮膚牽引及小夾板固定的非手術治療。8月6日,X醫院在對王某某作出院檢查時,經X光照片復查,發現兩骨折斷,背靠背位移,對線對位不良,并有少量骨痂生長。8月7日,X醫院在連硬外麻醉下行右大腿中段股骨切開整復鋼板螺絲釘內固定術。術中見骨折明顯錯位,并有纖維連接,清理斷端、復位、鋼板螺絲釘固定,術后安置引流管一根。8月9日,拔除引流管,因拔管時受阻,在局部麻醉下拆除三針縫線將引流管拔出。8月18日拆線,切口一期愈合。8月14日、18日,X醫院兩次對王某某進行X光照片復查,結果顯示骨折對線對位良好,鋼板螺絲無松動,有中等及大量骨痂生長。

【損害結果】9月11日,X醫院要求王某某出院并停藥,但王某某的親屬認為沒有治愈,拒絕出院。9月15日,王某某在院方的強行要求下出院。王某某出院后不能行走,出現功能障礙,其親屬對X醫院的治療提出異議,并與院方發生糾紛。

【訴訟請求】2000年8月9日,王某某向永州市芝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X醫院賠償其醫療費、營養費、車旅費、誤工費、護理費、精神損失費等損失共計10萬余元,并請求責令X醫院預先支付繼續治療費用3萬元。在一審庭審中,王某某將訴請的各項損失金額增加至26萬元。

【醫療鑒定】1997年11月11日,王某某向芝山區(現零陵區)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委員會(以下簡稱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提出醫療技術鑒定申請,經鑒定結論為:該醫療糾紛不屬于醫療事故。但同時認為:院方在王某某的整個診療護理過程中也存在著一些問題。于1999年12月10日向永州市醫療事故技術鑒定申請重新鑒定,結論為:本糾紛不屬于醫療事故。于2001年5月8日向湖南省醫療事故技術鑒定申請重新鑒定。該醫療事故技術鑒定作出湘衛醫〔2001〕14號鑒定書,結論為本醫療事件不屬于醫療事故,

【一審法院認為】湖南省永州市芝山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本案屬醫療損害賠償糾紛,醫療行為是否有過錯應以醫療事故技術鑒定的鑒定為依據。本案中,經三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鑒定,院方的醫療行為不屬于醫療事故。但X醫院在對王某某的整個治療護理過程中也存在懈怠大意的過失,以致未能及時發現骨折移位,延誤了手術復位時間及拔引流管時被卡壓,又拆三針縫線拔引流管,這些問題增添了患者的痛苦,增加了醫療費用,應承擔一定賠償責任。

【一審判決結果】2001年12月7日,該院作出(2000)芝民一初字第442號民事判決:一、由X醫院賠償王某某醫療費、精神損失費6000元。

【上訴申請】王某某不服一審判決,向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該院二審認為,王某某的肢體畸形、功能障礙經三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鑒定,不屬于醫療事故。

【二審判決結果】該院于2002年4月24日作出(2002)永中民一終字第111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中級法院再審申請】王某某不服二審判決,向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中級再審法院認為】三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均認為,該醫療事件不屬于醫療事故。考慮到X醫院在治療過程中亦有一定過錯;同時考慮在王某某的護理病歷中,存在大量抄襲之處,且記錄內容與王某某的病情嚴重不符。上述行為雖然與王某某功能障礙無因果關系,但給患者造成了一定財產和精神損害,X醫院應當予以酌情賠償。

【中級法院再審判決結果】于2003年10月20日作出(2003)永中民一再終字第8號民事判決,改判由X醫院賠償王某某財產、精神損失費共16000元。

【高級法院再審申請】王某某仍不服,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高級再審法院認為】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王某某摔傷骨折,到X醫院住院治療后,出現了肢體畸形,不能站立、行走障礙,雙方為此釀成糾紛。經區、市、省三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鑒定,認為該醫療事件不屬于醫療事故,但現有證據表明X醫院在對王某某的診療護理過程中,存在明顯過錯。

【高級法院再審判決結果】2009年4月7日作出(2008)湘高法民再終字第135號民事判決:改判由X醫院賠償王某某醫療、陪護、誤工及精神損失等費用10萬元。

【檢察院抗訴】王某某不服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再審判決,向檢察機關提出申訴。抗訴理由為,再審判決認定X醫院的診療行為存在明顯的過錯,卻未判決X醫院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抗訴再審法院認為】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鑒于X醫院的過錯,并結合本案的實際情況,判令X醫院承擔10萬元的賠償責任,已經對王某某在診療當時所遭受的權利損害進行了充分保護,并不存在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問題。

【檢察院抗訴再審判決結果】維持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8)湘高法民再終字第135號民事判決。

【醫學專家輔助人意見】X醫院承認其在對王某某的診療過程中存在兩處過錯:一是拔引流管時無菌觀念不強,增加了病人的痛苦;二是護理病歷有抄襲內容。

【天津醫療糾紛律師點評】王某某在訴訟中稱,X醫院對其造成多次傷害、增加痛苦以及強制患者出院、妨礙訴訟、不講醫德等情況,表明X醫院存在過錯,理應由X醫院承擔賠償責任。

【延伸閱讀】//ZGF12最高人民法院醫療案例12號:病歷醫療風險/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ZGF01最高人民法院醫療案例01號:孕婦產前檢查醫療風險/天津垚眾律師事務所。//XYZJA902嗎啡用于緩解呼吸困難屬于超說明書用藥 違反診療規范和現行法律 臨床應用風險極大。//XYZJA901醫務人員嚴重不負責任 導致34名婦女中5人(含二孕婦)感染艾滋病 構成醫療事故罪。//W0150因排便異常做胃腸鏡檢查造成腸穿孔,被告醫院的醫療行存在過錯,應承擔醫療損害賠償。//W308為食管癌患者實施同步放化療 造成食管瘺導致病人死亡 醫院承擔醫療過錯責任。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7
更多排行
lpl竞猜